美文 | 白露(四首)

白露

从屋檐滴落的,是露么?

牵牛花叶片上的水珠,是露么?

叶片之下,蓝紫的裙裾

随风飘摇,像清晨的烟雾

空有虚无之美。我们眼神淡然

与湖水一样,没有一丝波澜

湖畔之上,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还为时尚早

但我们都有隐藏不住的忧伤

清风徐来,白露欲落未落

一群白鹭,振翅高飞

我目送它们,飞上我的双鬓

2020.9.7白露

白露

今日白露。阳光静好

硕大的樟树,将我们笼盖

十米之外,扁豆的藤蔓

借桂花树的枝丫,攀援而上

几株辣椒,随意地开着小白花

似乎主人不再计较它的收成

它的旁边,一张小桌,几把矮凳

适合写生。一壶普洱茶

它的醇香,与小女孩的笑声

和我们的轻语,相互交错

樟叶从高处的阴影,零星飘落

有一片停靠在茶壶旁

它的红,与普洱茶的橙黄

像我们这午后的时光一样沧桑

2018.9.8于赤壁

季节,是从白露开始衰老的

季节,是从白露开始衰老的

小路旁的茅草,脚叶开始枯萎

桑树的黄叶,随波逐流

有风掠过水面,阳光清明

岸边,我们与秋水对峙

也与光阴对峙

我们开始外出垂钓、爬山涉水

开始回忆青春的莽撞

和年少的轻狂。开始节食、限酒

压制自己的火气。就像白露过后

该成熟的果实,将必定成熟

这仿佛是时光的馈赠

而我们却不知珍惜

一觉醒来时,露还是白了

2019.9.9

白露帖

穿过草木掩映的小径时

阳光刚刚从山顶弥漫开来

芦苇、桑树、茅草、一年蓬

与我一样,均有沧桑之身

但我必须穿过这萧瑟。此时

最无奈的不是贪婪的鱼儿

而是手持钓竿的我们

它们略为挣扎,便接受了宿命

而我们,一边坍塌,一边重建

幸好,我有草木之心

你看,草木之间,红色的彼岸花

白色的小雏菊。它们

从不把颓废,开在明媚的阳光里

2019.9.9

来源:赤壁市作家协会

作者:余成强,湖北赤壁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文散件《诗选刊》《诗潮》《延河》《山东诗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