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 梧桐细雨

说到秋,梧桐与细雨定是秋天里寂寞苍凉最好的注解。

深秋的梧桐三三两两的枯黄,伴着细雨,在瑟瑟秋风里颤抖!秋高伴着残月依稀看得到它黛青色的轮廓,承受着一份天边的凄凉,梧桐是它最长情的点缀。

写秋天梧桐的诗词太多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梧桐自古就是喻愁的绝妙之物,文人墨客意淫的对象。悲秋是少不了梧桐衬托的。

关于梧桐与细雨的诗词,我最喜李清照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首词是她词风的转折点,由清新可人转为沉郁凄婉,是这一时期的经典之作。写于靖康之后,国破家亡夫离世,此时诗人心情凄苦,满腹惆怅!孤枕难眠,整篇都弥漫着凄清愁苦的哀思之情。词起句便不寻常,开端三句连用七组叠词,朗读起来,有一种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跳跃之感,仿舌齿音来回反复吟唱,徘徊低迷,婉转凄楚,又如听到一个伤心之极的人在低声倾诉,然她还未开口就觉得已能使人感觉到她的忧伤,一种莫名的愁绪在心头和空气中弥漫开来,久久不散,余味无穷。

上篇从一个人寻觅无着,写到酒难浇愁;风送雁声,反而增加了思乡的惆怅。而下篇由秋日高空转入自家庭院,园中开满了菊花,秋意正浓。这时看见那些菊花,才发觉花儿也已憔悴不堪,落红满地,再无当年那种“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的雅致了。故物依然,人面全非。“旧时天气旧时衣,只有情怀,不得似往时。”独对着孤雁残菊,更感凄凉。手托香腮,珠泪盈眶。怕黄昏,捱白昼,对着这阴沉的天,一个人要怎样才能熬到黄昏的来临呢?漫长使孤独变得更加可怕。独自一人,连时间也觉得开始变慢了起来。好不容易等到了黄昏,却又下起雨来。萧萧秋雨,声声敲打着梧桐树叶,也声声叩击着女子那怀人难眠的愁苦。再看屋外那些梧桐,虽然在风雨中却互相扶持,互相依靠,两相对比,自己一个人要凄凉多了。急风骤雨,孤雁残菊梧桐,眼前的一切,使词人的哀怨重重叠叠,直至无以复加,不知怎样形容,“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简单直白,更具韵味,更堪咀嚼。

经过一代代文人的渲染烘托,似乎我们一触及“梧桐”二字,那凄苦哀怨的美学意味就会油然而生。于是悟然:有些情愫是必须有寄托之物的,比如凄苦愁怨,梧桐、细雨与残月便是它的化身了。不然,便真是“无处话凄凉”了。

来源:赤壁市女作家协会

作者:月牙儿,本名邓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