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 从诗词里寻找李清照

四月阳光已有夏的味道,手持宋词慵懒地闻着书香,寻觅着“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的生平踪迹。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夕阳笼罩四野,醉意未消的她惊慌地拨动荷杆,一群白鹭冲向藕花深处,瓣瓣红莲颤落。少女借着酒兴把欢快和野性交于昏黄的一湖香荷,此时十六岁的她是那么地无忧无虑。

蹴罢千秋,起来慵整纤纤儿。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李清照少女时期的作品《点绛唇》)

罗衣轻扬荡千秋的女子见花园里闯进来一个陌生人,还来不及穿鞋更来不及整理衣装,含羞地急忙回避。但那个少年翩翩举止不凡,风度潇洒。她借着嗅青梅的时机,偷偷地看他几眼。怀春的少女,跃然纸上。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醉花阴》下阙)

李清照把自己那份相思、孤独和寂寞寄给了在他乡赴任的丈夫。赵明诚接到了妻子那份爱情后,缕缕甘甜浸润心底,也深深被爱妻的才华折服。



图片来自网络

昨夜雨疏风骤,浓稠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和丫鬟斗嘴,词人李清照惜花的情怀欢脱而出。她为花悲喜,为花醒醉,为花憎风恨雨。可见,女词人不希望风雨葬花呀。因为风雨葬花如葬美人、如葬芳春。

公元1127年,金兵的铁蹄踏破了赵宋山河,徽宗、钦宗被俘,北宋灭亡。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夏日绝句》)

靖康二年,建康知府赵明诚面对城中暴乱,不思平叛,反而临阵脱逃。李清照为国为夫感到羞辱。在路过乌江时,有感于项羽的悲壮,写此绝句,李清照的爱国与大义不输须眉啊。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翠,风鬟雾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低下,听人笑语。(《永遇乐》)

到了南宋,丧偶且经历了离异的李清照,尝遍了人世间离合悲欢。热闹的元宵节,令人仿佛置身汴京的繁华。遥想当年自己闲暇时青春烂漫无忧无虑的生活,已然成了昨日追忆。如今,霜染鬓白,憔悴难耐,心境悲苦,只有独自垂泪断肠罢了。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还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晚年隐居杭州的李清照,对当年北宋生活无比眷念,对愁云惨淡的南宋生活心感悲怆。这位昔日风光的才女,晚景悲凉,只能靠回忆昔日的汴京生活来聊度时日了。

李清照远去了,她婉约激荡的一生都留在她的诗词里。捻起她的诗词,她的才情与品位就在文字里活泛开来!

来源:赤壁市女作家协会

作者:杜爱英